杭州女子睡3小时打5份工,买下2套房!她的这张计划表把人看哭了...
杭州网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9:00   

杭州这位大姐一天打五份工,攒钱买了两套房

有网友点赞说,我家钟点工大姐也很厉害

一个月赚一万多,比我收入还高!然而,你也许想象不到

他们的背后是一场场汗水与泪水的“修行”


从小被“重男轻女”,两次婚姻失败

被男友骗光积蓄后,选择重新开始

我的童年并不美好,和很多重男轻女的家庭一样,苦活、累活永远是我的,好吃、好穿的永远是我哥的。每天放学,我背着书包一路捡红薯,回家找柴、喂猪、喂鸭。等做完所有家务,准备写作业时天都黑透了。那时还点煤油灯,妈妈说:“写啥作业?浪费煤油!女孩子不消读书!”

我的两次婚姻都以失败告终。第一次婚姻,男方不能生育。第二次婚姻,男方家暴,当时我在北京一家酒店做大堂经理,他是这家酒店的后厨。为了和其他女人结婚,他和我离了,儿子也被判给了他。

我一个人回到重庆,想找一份酒店的工作,突然发现时代变了,没有学历、没有关系,体面点的工作都进不去。

幸好我还有一些积蓄,也认识了一个新男友。在谈婚论嫁时,他向我借10万块钱,说要做生意,我除了本身的积蓄,又从亲戚伴侣那里到处借钱。两周后,他却人间蒸发了。

那段时间,我每天都走到附近的一座山上,大哭,哭累了,真的想一了百了。但一想到儿子,父母,脚又从悬崖边收回来。

人不能仅仅为本身活着。我要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城市,重新开始。

初来杭州在网吧过夜

找到工作后晚上还做起了无本小生意

2012年,我来到杭州。白日找中介看房,晚上就在网吧过夜。网吧包夜只要10块钱,比住酒店便宜。我不会玩电脑,纯粹为了有把椅子坐,下雨天不被雨淋。

5天后,我在乔司的三角村找到一间不到20平米的农民房,月租金200元。

那天,我看到一家服饰店门口写着“招聘淘宝配货员”,就去应聘。我特意穿了结婚时的皮衣,高档皮鞋,显得挺洋气。但老板娘问:会不会电脑,我就蒙了,直摇头。

老板娘说,这里没你的工作,你可以回去了。

我不肯走。我跟老板娘说:除了电脑不会,我什么都可以干的,你让我先干一星期,如果不满意,这一星期我不要工资。

老板娘同意了,让我去仓库配货,发货员要什么,我就快速找好打包。这么简单的工作,我做起来却一点不轻松。店里主要卖丝巾,丝巾的图案都很像,发货员说要什么,我当时记住了,到了仓库扭头就忘。

我用力掐手和大腿,让本身“记性好一点”。几天下来,身上青一块紫一块,但总算摸索出一套快速找到丝巾的记忆方法,工作效率提高了许多。

不忙的时候,我看货架乱了,我就收拾。厕所脏了,我就打扫。几天下来,老板娘觉得我还不错。我趁机提议:库存的丝巾那么多,我能不能拿一些到夜市上去卖?卖掉了,赚的钱归你,我只是想熬炼一下。

老板娘想了想,同意了。第一天,我拿了50条丝巾,拎在手上叫卖,一条别离卖5元、10元、15元,一晚上全卖光了。第二天,我换了个麻布袋,背了100条丝巾,也卖光了。第三天,我背了150条,仍旧全部卖光。老板娘很开心,跟我说:“我还有七八年的库存压在仓库里。明天起你卖出的每条丝巾,我收两元成本,剩下的都归你。”

不需要成本的小生意,我就这样开始了。

来源:杭州日报  作者:口述杨本秀 记录 朱秋龙  编纂:郑海云
返回